梦醒




小时候常常感冒,且记得开药附带针管,第二天要带着针管和针剂去卫生所。偶有一次雷暴没有去成,针剂又被不小心摔烂,针管也就剩在桌面上,始终没派得了正用。还头脑不太清醒又无聊的我拆开那层塑料皮,打来一盆水,用它吸了墨水,把黑色注射进清澈里玩乐。


塑料皮富有韧劲,针管很细,用力按下去能感觉到它弹回来的力道。墨水就像烟雾一样在水盆里膨胀,我透过那团逐渐染黑一切的墨水,安静地望着盆子底部的图案发呆。


场景很淡然,而我很无聊。时值正午,窗外却是阴沉晦涩的,夹杂了炸开的光与轰鸣。夏末的暴雨,在老家那边体格仍是打得人皮疼的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毫不客气。季节互相争执的潮湿味道比盛夏更浓烈。


这游戏玩不多久就只剩下一满盆黑色的水,再现不出黑雾的乐趣。我把罪证倒进马桶,冲洗盆子,再把冲洗的水倒进马桶。


多年过去,只有这百无聊赖的夏天和百无聊赖的雨天未曾变过。我离开,行走,没有成长却不再玩注射的游戏,它也逐渐变得模糊。让我在想起时不寒而栗;在所有场景中,我常记得雨的背景,却全然忘了放晴的样子;我看到了,在真实的地面上,雨水如何赋予土地一种新的面貌:泥泞一样活着,鲜活的气泡鼓出雨水表层,还有不休不止的蛙鸣,被击落的叶子-----仿佛让真实的土壤也有了涟漪。


但它还是枯涸。要直到秋天,更连绵的雨水和雾,那些一层层晨起的雾,浸泡这地里的干枯的躯干,它才有合适的湿润,水不再流经表面,而是深入、默化了。


尽管知道如此,我趴在窗台上的姿势仍然呆滞,静止地期待一次梦醒。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大雨滂沱。这种时候应该作绝句。但我只是,很抱歉地,一个字都作不出来。

错位的当然不是世界,只是我而已。

真的希望能把我的生命割给我喜欢的人和他们的爱人,双赢。我不爱我,就像这把思维不爱这具身体,就像出现我的那天夜里的月亮不爱在太阳系外沿转悠的天王星;我也不爱"更好更完美"的我,不爱就是不爱,连喜欢都够不上边。


"我来告诉你难过的时候该怎么做。"


就学着理论上可行的剧情随便叹一口气,再蜷缩起来睡一会儿,一切就会在宇宙之外(也许)的某个地方(可能的称呼)的某个什么(耶和华?)手(如果有)中解决了。宇宙这样运作。


"再让我来告诉你一点事情。"


人:不应该存在,尤其是自己。

爱:定义不准确。

情感:错上加错。

悖论:不要碰它,它会让所有回归混沌。


"不,你才不在乎呢。"


不,我才在乎呢。尽管这么想只是因为我以为剧本早早写就,而我热衷于抓着宿命打击报复。



我会如此诠释一个结局:


"他们都去哪了?"

"在遥远的路上,日夜不停地跋涉,远赴你的灵魂到不了的地方,他们会扎根在远方,生根却不会让他们活着,只为下一秒极速、甜蜜的死亡轰然降临----它说:就是你,长久以来,我的主人。"


我也会如此诠释许多结局。



>>你记得这一切都为了什么。








梦-3

3-盘山公路





天色渐暗。


"这是蝴蝶吗?"

"不,我想,"我伸手,抓住一只五彩斑斓的动物,"这是蝙蝠。"

没有形体的女孩站在我背后,显然我们不认识。

手中的生物对我呲出它的小牙,我心下一凛,甩手把它摔到地上。

公路周围满是各色不同的乔木和藤蔓,蜘蛛网像叶与叶的支撑一样搭建。我感到茫然。

"看。"

"什么?"我回头看她,却瞟见我们的头顶上飞过一群蝙蝠,扑拉扑拉地拍着翅膀冲向密林,旋即被蛛网缠住。

女孩依然维持虚无的姿态,说:"蝙蝠不会撞入网里,恐怕是蝴蝶。"

"蝴蝶没有牙齿。"

"但同样恐怖,"她说,"就像泥浆里的针。"

我为这观点感到震惊,但同样承认它不无道理。"那就是你的指针吗?"我望着那团空气,"你的弦?"

"我们该走了。"

空气抓住我的胳膊,我随着它,沿盘曲的公路向上,黄昏时刻仿佛永恒。



3-END




1-大楼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我就在这里。如果要给它一个定义,那我会说它就是"生活是乏味的"这句话本身。

它现在是一栋大楼,依然乏味。

我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活在它腹中,当然,很多人和我们一样活着。

我想:我要出去看看,不过难保外面有多精彩。

一直站在我背后的女人突然发话:你要杀人。

我说:也许,我会杀人,必要的话。

我问:为什么这么说?

女人拉着我的手,说:你要出去,就要杀人。

我没看她,不过也许她说得对,毕竟我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太久,久到没有什么新的途径和要求供我们尝试。

我说:帮我计数。

我们开始走过大楼里的每一层,灯火通明的世界仿佛没有黑夜,但我没有拿出刀子或者枪,我只是走过一扇门,无论办公室的玻璃拉门还是破旧的别墅栅栏,那里面永远有人在死亡。

身后的女人说:你杀了他们。

我笑着点点头,他们看起来的确像是我杀的,尽管我什么都没做。我说:但你,闭嘴,我需要你计数而不是废话。

女人不高兴:你对我毫不在乎。

我说:你又是谁?

女人说:你会知道我是谁的,你必定带我离开。

显然她会证明她的正确,因为我们已经把能力范围内能看到的死亡都看了个遍,如果大门存在,那它离我们不远。

我突然想到另一件事。

我说:你是钥匙。

她回答:是。

我说:你的意思是让我杀了你。

她回答:没错,杀了我。

我摊手,回身面向她,问:门在哪里?

她没有回答,因为那一瞬间,她也死了,或者昏了,总之她软软地倒下了。

我把她抱起来。这里已经没有别的可能供我选择,现在无论她是不是真的钥匙,我都要她"是"。

我抱着她走了很久,一条长长的走廊,远处有光。可是光没有放大过,无论我走多远,它都只是豆子那么大的一星。

我有点想放下她的尸体,不过看着她很安静地睡在我怀里又觉得无所谓,我发现那扇大门太过遥远,我恐怕没法把钥匙插到锁上,也许锁是挂在外面的,或者,……




……这栋楼根本没有出口。


1-END





-------


2-黑云



同样是等待死亡,它比起疾病和意外给我们带来更多危机感。

我站在路口等待晚霞里飘过的黑色,黑色的云是不祥,每次它出现都会有人离开。

我看着它出现在天边,远处随即传来哭丧的悲鸣。它满足了,我想,于是我回家吃饭。

家里炒了三盘一样的菜。我随便吃了两口,看着窗外的晚霞又回归正午。

它有时会覆盖整个天空,不过我就站在街道上,它也没有杀我,我看到有一群人里死了一半,但和我都没有半点关系。

与想象不同,真正的的恐惧是永远只有白天,在这里我从未见过夜晚,人都死气沉沉。

白天才能看到黑云。

今天,或者说又一天,我望着天空,它出现了,很多,一片接着一片。

我回到家,对家人说:我们逃跑吧,今天可能所有人都会死。

但是我们没有。我吃着零食,透过窗玻璃观赏窗外横尸遍野的景象。

毕竟我也没什么地方可去。


2-END

蛰伏在脊柱凹陷里的黑色



一场噩梦在凌晨两点袭击海洋,我在空白的呜咽和眼泪中醒来。它很凶,让我全身抽搐个不停,但我不想、不敢发出任何声响---我捂住嘴,把身体和头脑一同埋入被子。

但眼泪不能被填回心里,我无声地抱头大哭,很久没有感觉到这么毁灭性的崩溃。再次抓起手表时已经时至三点半,而除却痛哭和蜷缩外我对那一个半小时几乎毫无印象。

我头昏脑胀地瘫在见他妈鬼的什么地方。只想让整个世界都去他妈了个逼。但事实上,我并没有什么憎恨的力气,即使是意愿也包含无数无可奈何。

敏感是一种独特的死亡方式。它不能被抗拒,因为它可以在任何一个瞬间成为"一切"。"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而最糟糕的莫过于发现它和活着之间无法掐断的关系。

我无法想象没有它我还是什么,就像我不能砍下自己的心脏或者大脑。

我茫然无措地呆着,深知很多将由我独自面对,但我走神,我发现我喜欢黑夜把它染成看不到的颜色。噩梦与黑是融合的。

我喜欢黑色让湿漉漉的哭泣也变得那么神秘。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心脏真的很难过。在我安静下来之后,它依然像坏了的风箱一样鼓动,收缩,它不受控制,甚至我的思维稍微波动它就开始跳探戈。

是的,就像那样,哒-哒哒哒-

我的胃也不太沉静,周期性地疼痛。我爬起床去找了些冷饭和热水随便糊弄了它一下,显然它很容易被强奸意愿,吃完后我恶心了一会儿但最终它们被允许通过肠道。

唯一的问题是:很冷。

好冷。

我爬回被子里,并不情愿地找一点温柔的声音。

单纯的温柔对我来说真是太过惊悚,很多时候我宁愿用热情代替。但是,夹杂黑色的空洞的温柔就可以畅通无阻地深入心脏下端。人的声音……和温暖的香槟。

什么,我讨厌人,大多数。但是能让我获得慰籍的又只有人。人,哦天。这也包括我自己,天啊,这个废物。

前奏里的心跳恰巧与我的合上,温柔,足够温柔。

仿佛它就是蛰伏在我身体最脆弱处的黑夜。



一道无意义的雾气镜面上的线。





一种独特的死亡。









真好。















[Players][Defination]#2#ABO



本节将引入一组相关概念与两组相补概念: 本质与行为、气质与特征、素质与能力;及一组联动概念:特质与症候。


Part E:个体要素


1)性别:造成个体本能区别,是主要气质的来源。

2)体能:造成个体实体能力差异,是实体攻击与防卫能力的基础。

3)素质:造成个体心理发展差异,是改变*混淆气质能力的基础。

•以上三要素构成基础个体要素,即以性别为中心的本质。基础个体要素是个体的根本。

*发展个体要素与基础个体要素组成关系论的对象。

*混淆气质:遮盖或辅助主要气质的特质。


特征的变化论:


*在影响与变化的过程中,个体目标通常是改变本质,但在社交中表现印象作用的是特征(具体表现为活动),而在社交中表现影响作用的是特质。因此个体的改变在社交过程中将以此二者为变量。

•综合得到的特征:无法呈现理想化的优点有机统一(无论行为或本质),综合特征的理想成就概率取决于该个体的社交环境与素质。

•整合得到的特征:有一定概率呈现理想化的优点有机统一(本质),整合特征的理想成就概率取决于该个体的素质。

•伪装得到的特征:无法改变行为外的一切特征,理想成就概率取决于该个体的体能与素质,相关性系数比"整合成就概率"大。

•以上三要素单独或总和构成总体特征,即个体活动的抽象化概念。


个人要素的关系论:


*关系论的所有关系对象皆为一抽象一具象。

•素质与能力:共同决定该个体的发展前景。(相补目标在于本身而非他人)每个个体的先天素质相同,能力根据性别而不同,发展期间改变途径与用途决定素质的增或减。素质并不决定能力,但素质可以用于运用和发展能力。

•本质与行为:本质通过行为改变,可改变量(素质与体能)有限:素质一旦超过*限度,将由能力补缺。超出量越大,能力损失越大;体能与锻炼呈正相关。本质同样决定个体的主要行为,改变本质的行为由素质支撑,改变本质对素质的要求仅为底线,不会因为素质的增长而提升改变的强度与量。(试图超过这个强度与量的个体必然失败且陷入崩溃)

•气质与特征:共同决定他人对个体的印象。(相补目标在于他人而非个体本身)

•特质与症候:原地改变或发展都是联动的,二者区别于气质的纯先天性,是在社交(单人、多人)中体现的个人要素,没有最根本的因果关系或出现的早晚之分。



日后将补充关系论与变化论的图形说明。


TBC.

[Presentation]About All






这里是作者,您好。基于对您心理健康的考量,不欢迎您观看本博客。

我会在可以顺利修改本记录时将新作品的世界背景与感觉在这里一一阐述和预警。

在这里阐述的背景作品都预计完成但工程量极大,无原创元素背景恕不赘述。


*请勿随地吐痰。



1)<Shadows>及相关

无视地理空间距离,隐藏兽化。灰暗。


2)ABO

基于原著设定上的整改,三性别世界。正常。


3)<盐、酒与引火纸>

简易魔幻,多种族独立世界,神本位。正常。






TBC.